ZMION730

【翻译】Married to the Job

R. H. Felidae Athena:

是否原创:翻译,授权:





作者:starrynightshade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47184/chapters/38513165


CP:Root | Samantha Groves/Sameen Shaw(斜线无意义)


分级:T


摘要:Shaw花一秒在口袋里摸索了一圈,然后掏出了她一直在找的东西。“我需要你和我结婚,”她说,把细长的银环递给了另一个女人。


Root在此生中第一次看上去完全说不出话来。


“为了任务,”Shaw澄清道,“我们的号码是个婚礼策划师。”




【译者瞎逼逼:一个纯糖的短篇,共三章,不长,我尽量快点翻完。最近更新好少我给肖根tag增热度w(最近好冷啊疯狂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呜呜呜呜呜)】






第一章:为了任务






 “有点紧张?”




Shaw翻了翻眼睛。“拜托,这又不是我们遇到最困难的号码。”




Zoe又一次打理了一下Shaw颈后她为Shaw设计的发型。“我不是在说号码。”




John在溜进屋前快速地敲了敲门。“周边安全,Harold监控了所有入口。”




 “你觉得怎样?”Zoe问,把Shaw转过身给他看。




 老实说,比起包裹在猩红色缎料中的Shaw他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称赞Zoe的小黑裙和高跟鞋,但是她看起来还不错。John只是……讲道理John和Sameen不在意他是否觉得Zoe花45分钟给她做准备是值得的。




 “你们看起来都很棒。”他沉默了一会儿说,然后看了看他的手表,“你们大概需要出发了。”他补充道,转过身来好让Zoe看到时间。




 “我会给你留个位置的。”她保证,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昂首阔步地出了门。




 门一关上,John就拉开夹克给Shaw看,“我不确定你武装得多好。想着我得带多点枪。”




 “我永远全副武装。”她提醒他,当然,匕首不是她首选的武器,但好过没有,而且它们比枪更容易隐藏。




 门上传来另一声敲门声,一个轻轻的声音通知他们是时候出发了。Reese抓住她的右手,挽在他的手臂上,领着她朝门边走去。“我们一起走,好吗?”




 “我不能自己去吗?”




 “我猜,但显然如果我让你像个小旋风一样冲到教堂的话不太好看。”




 “我不‘冲进’所有地方。”




John对她挑起一边眉毛但没说什么。当他们抵达大堂尽头的门口,他停下来拉直自己的领带而Shaw抚平了她的裙子。也许她有点紧张,但只是因为他们的号码还没出现,而她只带了一对飞刀。




 当门打开的时候Shaw说服自己号码是她唯一需要担心的,并尝试做出一个自然的笑容。




 毕竟,这是她的结婚日。


 


 ————————————




 两天前




 “这就是你完美的计划?”Shaw问,对Harold支棱起眉毛。




 “这是最实际的解决办法,Ms. Shaw。”Finch实事求是地说道,“保护一个婚礼策划师的最好方法就是,好吧,策划一场婚礼。”




Shaw发出一道沮丧的声音。“是的,我理解。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们得是结婚的那一对。Reese和Zoe就在假扮夫妻上配合得很好。见鬼,为什么不让你和Grace来?从技术层面来讲,你们已经订婚好几年了,不是吗?”她不确定Grace认为Finch已经死了很久的事实是否会使得订婚失效,但她希望这场争论能转移谈话的焦点。




 “你知道我有多讨厌把她拖进这一切。”Finch说,朝地下铁车厢里这一切怪异的玩意示意道,“而且当Ms. Morgan需要用技巧处理一大堆事情的时候,她没法保护Ms. Pope。你和Ms. Groves符合这次外勤所需的条件。当然除非,你觉得和Mr. Resse一起出任务更舒服。”




“好吧。但我不要穿白色!”她警告他,抓起外套,“发信息告诉我地址,然后叫Root在那里见我。”


 


 ————————————




Jessica Pope非常平凡。她最近刚来到纽约,希望成为一个成功的婚礼策划师,而她看上去做得非常棒。根据Finch的说法,她没有任何心怀不满的客户,而且她的名声虽然不大,但非常好。Root仍没有到,而Shaw希望她穿了夹克。已经是九月的最后一周了,气温变得难以预测起来。




 “我猜她也许是我们的行凶者,但她似乎没有什么动机或欲望去伤人。她定期做慈善,看起来对所有邻居都很友好,甚至对她的竞争者们都很谦和。”Finch说,他的嗓音因为耳机听起来有点小声。




 “所以我们没有进展?”




 “目前是的。希望我们能在你复制了她的手机后了解更多,”他说,“Ms. Groves到了吗?你的预约还有四分钟就到了。”




 “还没。”她就要掏出手机打给另一个女人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在路边停下。“没关系了Finch,她刚到了。”




Root熄火,然后从驾驶位上滑下来,钥匙在她的小指上叮当作响,一手拿着一杯咖啡。“抱歉我花了太多时间。”她说,用臀部关上车门,踏上人行道。“我想给你带些咖啡会有帮助的。我觉得整晚让你没睡挺不好的。”她补充道,把咖啡递给Shaw的时候贴上身,嘴唇就离Shaw的耳朵仅有数英寸远。




 自从Shaw从撒玛利亚人那回归后,Root就十分钟情于身体上的亲近,好像她需要提醒自己Shaw不仅仅是她想象中的虚构。对于Root来说这意味着很多很多的亲吻。你好吻,送别吻,叫醒Shaw的吻,睡前晚安的吻。Root几乎已经发明了一种全新的语言,只是需要把她的嘴唇印在Shaw的肌肤上。真的,自从更多时候这种亲吻发展成明目张胆的抚摸,然后快速发展成在她(她们)公寓最近平面上的刺激得令人眩晕的上好性////爱后Shaw没法抱怨什么。




 尽管,Shaw仍假装被惹恼的样子擦掉了另一个女人在她脸颊上留下的唇印。




 “那么,计划是什么?”Root问,把一些钱放进计时器然后用遥控锁上了车,“她今天变得非常神秘。”




Shaw花一秒在口袋里摸索了一圈,然后掏出了她一直在找的东西。“我需要你和我结婚,”她说,把细长的银环递给了另一个女人。


 


Root在此生中第一次看上去完全说不出话来。


 


“为了任务,”Shaw澄清道,“我们的号码是个婚礼策划师。” 




 “我明白了。那么这样的话,”Root接过戒指,把它滑进了她修长的手指上,“我接受,Sameen.”




Shaw转身领着她走向建筑的大厅,“来吧,我们要迟到了。”




Root在电梯里花了很多时间查看她的新首饰,“不是很传统是吧?”




“我们应该是闪电订婚48小时。我不觉得哈利·温斯顿(注1)适合这个。”Shaw指出,“而且事先声明,这是符合传统的。在伊朗婚戒应该是更精致的。”




 “所以你是说我想要什么闪闪发光的得等到周日?”




 “如果我们幸运的话那时这任务就已经结束了,就没有关系了。”




Root对着咖啡轻笑,“如果你这么说就是吧Sameen.”


 


 ————————————




Jessica Pope的办公室看起来像婚礼目录被丢进了整个房间。微笑着的情侣和布满鲜花的照片散落在墙上,似乎有好几个月的婚礼杂志堆在她的桌角。Jessica本人看起来就像是属于其中一位的人。这女人似乎从娇小的身体里辐射出快乐的光芒,就像别人的幸福未来让她从内到外都发着光。她的金发在脑后整齐地梳成发髻,而Shaw通过她站起来和她们打招呼的样子猜测她在某个时间里当过助理或者是秘书。




 “请进,请进!”她说,从她的桌子后走来,“我是Jessica,见到你们俩真是太好了。”




 “彼此彼此,”Root趁从大厅走到办公层的时候显然把魅力值提升了一个或者六个档次,“Samantha,但你可以叫我Sam,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Sameen,就叫我Shaw吧。”Shaw在和号码握手的时候企图真诚地微笑。把名字告诉一个陌生人,在公共场合与她的真实的自我如此接近,这感觉很奇怪。即使撒玛利亚人的存在已经被彻底抹去,她的偏执依依然挥之不去在窃窃私语,告诉她不要相信任何人,若是要生存下去的话得把自己埋藏在谎言之下。她觉得她大概永远都要活在警惕摄像头和黑衣人的存在之下了。




 “Sameen和Samantha?我想着让取昵称变得复杂起来了。”Jessica笑了。




Root吃吃直笑,而Shaw也被暗示应该这么做,“我们搞定了这个,不是吗亲爱的?”




Jessica几乎笑出了声,“好吧,我应该给你们提供咖啡,但我看你们自带了。那我可以给你们提供点别的什么吗?”Pope说,示意她们坐下。她们坐下后Jessica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所以你们是如何见面的?”




Root立刻开始讲述真假掺半的她保险代理人的工作是如何让两人走到一起的,而Shaw乐得让她讲自己好复制号码的手机。




 “所以我能帮你们什么呢?”故事一结束,Jessica就问道。




 “嗯,我们想要结婚。”Root露齿而笑,伸手去够Shaw放在桌底下的手,“这周末。”




Jessica的眉毛抬了起来,“哦?”




 “不是很盛大的那种,”Root向她保证,“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朋友和家人,就只是一个和我们在意的人一起庆祝的小聚会。你觉得你可以办到吗?”




Shaw几乎可以看到婚礼策划师眼里写着接受挑战。“你们很幸运,这正是本月我没有任何活动的一个周末。我听凭差遣。”




 “真的?”Root扬起脸,而Shaw尝试做出另一个真诚的微笑,“太感谢你了!”




离 Pope下一个咨询还有一小时时间,她很高兴地用这时间在电脑上疯狂打字,讨论着场地选择和服装采购。“哦老天!我甚至没想过我要穿什么。你觉得我能晚点找些合适的吗?”




 “我有个朋友在附近有家婚纱店。周六她很忙,但是我确定他肯定能让你在早上第一个去。我们不如八点在那里见?”




 “听起来很棒。”Root笑了,“那你呢,亲爱的?你也加入我们吗?”




 嗯哼。和Root一起的晨间试衣服任务还有在阳光下散步?坚决拒绝。“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Root有点怀疑但没说什么。当她们走出Pope办公室时,她已经给她们预约好了场地,安排了Root的着装预约,并说服了她的一个官方朋友为她们主持仪式。这非常有效率,Shaw几乎都忘了其实并不会有婚礼。


 


 ————————————




 她们一回到地铁站,Root就跳到Finch的桌边炫耀她的戒指。“你不恭喜一下幸福的情侣吗,Harry?”




Shaw觉得这在医学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翻白眼翻得太用力了以至于觉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我们号码的手机里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恐怕没有。”Harold说,“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她客户们没用的短信,打给供应商的电话,还有一些来自她母亲的电话。她最经常联系的号码是一个来自康涅狄格州叫做Brian Loman的人。他们上了同一所大学,在大三的时候开始约会。根据他们的短信他打算在年底搬到城里和她一起。我调查了她上个月联系的每一个人却没有找到任何甚至是远程威胁或者可以定罪的东西。这一次每个人都是他们声称的样子。”




 “好吧。所以我们仍不知道是谁或者为什么在针对她。”




Finch摇头,“很遗憾,是的。Mr. Reese目前暂时在盯着她。我相信在她不和Root或者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可以定个时间表以看守她。”




 “怎么Root从不去盯梢?”




Finch顿了顿,无论他想说什么,他显然是在找更含蓄的说法,“她比较女孩气。我发现她在无聊的时候会变得有点……具有破坏性。”




 “不管怎么样她跑去哪里去了?”Shaw问,环顾四周寻找在某个时候溜走留她一个人听取任务简报的Root。




 “抱歉,我得打几个电话。”Root说,手里拿着手机走回来,“顺便Daizo非常兴奋。他应该马上就能给我们拿到结婚证。”




 “你告诉极客小队我们结婚了?”Shaw呻吟。




Root耸了耸瘦削的肩,“当然!还有DC分队也知道。老实说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客人。他们在首都很忙,但他们保证星期天能到。”




 机器用她无尽的智慧指示他们协调(或者至少保持联系)第二支在DC的小分队,Shaw有种感觉她有计划在其他城市也复制这个系统。撒玛利亚人敲响了该死的警钟,即使是Finch也承认为了保证机器的能力远离滥用的人总会有一天需要反击。机器一度瘫痪几近毁灭,但现在机器已然超越之前的辉煌。Root和Finch连续地工作了几个月,以Finch可靠的道德观和Root前瞻性的想法建造了机器。这个平衡似乎不可能做到也难以维系,但目前它运行平稳,还拯救了无数生命。




Shaw拉上夹克拉链,准备走进十月的早寒里。“如果我们在这之前救下了我们的号码呢?”




 “没有什么太需要准备的,”Root回答,“说道做准备,为什么我们不在John叫你接替看护活之前先去吃晚餐呢?”




 她真的饿,“好吧,但我来做饭。”


 


 ————————————




Shaw在吃她的第三个鱼肉墨西哥卷的时候收到了John叫她到Pope公寓楼前见面的消息。




 “已经到了?”Root看着她狼吞虎咽完剩下的食物,问道。




 “我应该会在两点左右回家。”Shaw满嘴食物地说,“别等我了。”




Root说回家后她会看到她的,并提醒她穿上夹克。当“家”这个词甚至说出来的时候,Shaw已经走到了一半路快到前门了。




 这是她的家吗?即使是孩童时期这个概念都是陌生的。更多的时候,家是随便哪个她放学后回的房子,只要她的父母在那等着她。或许一直以来他们就是她的家。




 而现在,家,显然是一个房产证上写着她的化名的在曼哈顿下城区的超大公寓,一个边边角角都有Root的存在痕迹的地方——从她冰箱里的杏仁奶,到她海量的藏书,到浴室里她花哨的护发素。Root在她家里到处都是。




 不知何故,在某个时候Root已经变成了她生命中最永恒存在的东西。最可怕的部分是,Shaw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没有众所周知的转折点,只是从她们经历了什么到她们是什么的一个缓慢而不断的转变过程,就像是未锚定的船慢慢地飘向海里。




 “一切还好吗?”John在她滑进车里的时候问,“你看起来……心神不宁。”




 “我很好,John。”她顿住,想着要不要放弃已经到了嘴边的问题,“你觉得Zoe能帮我个忙吗?”




John耸耸肩,“我不知道。她看起来喜欢你,值得一试。什么忙?”




 “周日我需要一些穿的,以免这个任务还没有结束。Root明天会和我们的号码去个婚纱店,但我们都知道我宁愿割了自己的肝脏也不要跟着去那个购物之旅。”




 “不是个爱装扮的人吧,Shaw?”




 她想了想Root在准备方面说了些什么,“我还有些事要做。听着,你觉得她能给我找些东西穿还是不能吗?”




 “我会问问。我肯定能在我们晚餐谈话的时候找个随意的方式讨论这个。”




 “什么?不适合枕边谈话吗,还是你们就是不喜欢这种事情?”




 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觉得你会想早点而不是晚点知道答案的。我都不想知道你和Root之后会做些什么。”




 “看情况。”Shaw耸耸肩。她内心斗争了一下是否值得细说——他一定会变得尴尬得发红这确实是某些她最喜欢的秘密癖好。最后她决定还是不要让Reese知道她和Root同时从高潮中跌落的样子,但她几乎忘了她的思维训练,沉浸在记忆里缓慢绵长的吻,热水浴和只有城市灯光照映着的Root在她们黑暗的卧室中笑着闪着光的眼睛。




 “我会在两点的时候回来。我走前你还需要什么吗?”




Shaw摇摇头。




 “好吧。随时告诉我情况。”他说,然后走下了车。车上很明显没有污渍也没武器,所以Shaw知道这是Finch的。




 “会的。还有John?”他停下来看着她,“别让Zoe试图把我塞进白色的衣服里。”




 “为了准新娘,遵命。”说着他关上了门。




Shaw甚至懒得用白眼回答他,只是拿起他的望远镜然后准备安稳地在她的位置上待几个小时。这会是沉闷的轮班。她等不及要回家了。


 


 ————————————




Jessica Pope实在是难以忍受的无趣。在给自己做完晚餐(沙拉,呕)后她带着贵宾犬去散步,然后坐在沙发里看网飞的愚蠢电影,回复客户的短信。之后她又带狗出门溜了溜,然后返回洗澡。当她11点爬上床的时候,Shaw已经快要被无聊死了。




 似乎没有一个人想要对这女人动手。就是街上她经过的人都好像被她的快乐感染了,经过的时候回给她一个微笑。或许她就是个加害者。




 “什么都没有?”凌晨两点刚过,John滑进她的座位另一侧问道。




 “她正式成为纽约最无聊的人了。Finch没在她的手机或者电脑上找到任何东西?”




 他摇头,“甚至没有一条大众点评(注2)差评。”




 “好吧,如果有人出现要在睡梦中谋杀她的话,打给我。”Shaw说,把望远镜递了过去。




 “会的。”




 当Shaw回到家时所有灯都关了。她踢掉靴子,挂起外套,径直上了楼。Root早睡了,手压在下巴下,睡容平静。她睡前一定是在看书,她的眼镜折叠起来放在床头柜的书上。




Shaw抽空溜进卫生间刷牙,然后脱掉裤子,对着一件旧家居T恤耸耸肩。




 “盯梢怎么样了?”Root睡意朦胧地问,当Shaw一滑进被窝就紧紧贴上了她。




Shaw通过一种艰难的方式弄清了阻止Root的拥抱意味着整晚花时间抢回被子然后被冻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Root搂着她的腰,两人光裸的双腿在被单下纠缠到一起,“Pope是全城最无趣的人。”




Root在她的肩头印上一个吻,“我很遗憾你没能突突任何人。”




“总会有能突突的明天的。”她说,想着她的任务。“睡吧Root。”她不确定之后Root嘀咕了什么,但听起来是些轻松的事情。她太累了以至于没力气去担心这个。




TBC






注1:Harry Winston,是一家美国奢侈品珠宝商。


注2:Yelp,美国版的大众点评。


(如果有bug一定是我太困了的手癌请指出~~~)

SUITS(15)

洛阿哲:

- CP:肖根肖/夕阳红


- 人物OOC极度预警。


- 设定:SUITS AU【总裁 Root X 律师(Kate) Shaw】


在和 @六缺一_安灬寧- 讨论下开了这个脑洞,感谢老爷的一直支持。比心。


四根兄妹设定。


都是我瞎掰的,不要太过较真里面某些事情的处理和相关问题。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注:和前面可能会脱节。】


----


- 1.


 


14天,两周,半个月,Root却觉得像是过去了两年。Shaw瘦了,憔悴了,普通的黑眼圈此时此刻却像是针头刺进Root的眼睛。Shaw也是没反应过来Root会在自己家,直到Mrs.Shaw问道:“孩子,你们愣在这里做什么?”


 


“啊…抱歉。”Root让开一个位置让Shaw进门,她伸手就接过对方的公文包,两人的默契像是不曾因为冷战而降低。两人的动作Mrs.Shaw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年轻人总会有冲动的时候,只要愿意去互相了解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若真无法继续那就代表缘分已尽,各自安好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分开之后若再重逢将会更加珍惜彼此。


 


Shaw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连轴三天让她的脑子发懵,她甚至连自己怎么回到家门口也记不太清,更别说看到活生生的Root站在自己面前。她和John这半个月里面跑了好几个国家,几乎到达一个国家把事情处理好就立刻前往机场等待飞下一个,这期间她根本没时间去联系Root或者给对方留言,仅有的睡眠还是在飞机上才有空睡觉。


 


电视播报着关于Root公司的新闻,记者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Ben去采访他怎么看待Root这次的纠纷。看着电视上的伪君子,Shaw没由来得生气,直接拿起遥控关掉电视就回房休息。Root跟着起身却又站在原地有点无措,Mrs.Shaw喝了口茶说道:“让她休息下吧,孩子。”


 


没隔多久Shaw就换了一身衣服,咬着发圈随意整理头发绑成低马尾后喊道:“我去律师所。今晚不回来了。”


 


食品出现安全问题是最忌讳的事情,更何况Root的公司规模很大,涉及面积太广阔。Root在没有和John商量的情况下就擅自关闭两间公司,从外界看来是心虚的表现,急切对受害者做出补偿的行为是默认自己有罪。这也是Shaw无法理解的地方,Root不信任自己她可以理解,可不信任John她无法理解。


 


外界怎么评论Root的一切,Shaw做不到真的不在意。连轴的工作,对爱人的不理解,走神的Shaw被货车的喇叭惊醒,连忙向右打转方向盘车子直接朝旁边的安全带撞过去。车鸣声,刹车声,物体碰撞的声音让整个街道的人都愣住了。先行反应过来的人立刻拨通电话叫救护车,通知警方,几名男性联合把Shaw从车内抬出来之后远离随时有可能爆炸的车辆。


 


正在家里做着沙拉的Root在手机响时停下动作,隔壁水槽洗完手后接通电话说道:“您好?”


 


“是…Ms.Groves吗?这里是医院…有一位伤者写的紧急联系是您,需要您到医院…”电话那头医生在说什么,Root已经听不清。会将她设为紧急联络人的只有一位,她记得还是刚交往那会第一次见家长后她让那人设定的。她记得那人不情不愿嘴上不乐意手上动作却乖乖设置的可爱模样。


 


- 2.


 


John把这段时间收集回来的东西递给Finch,他看着四个屏幕所展示的东西进行交叉,重合,分开之后调整,最后三个屏幕显示资料,剩余的一个屏幕滚动着绿色的代码。自家爱人一但进入状态就不会理会旁边的人,John趁着这个时候在旁边的沙发休息。


 


数据的滚动进行交叉对比,Finch将整理交叉后吻合的地方打印出来然后又将每一个地方列成名单另外打印。他看着名单有点不敢相信Ben居然暗中做了这么多事,加拿大的艺术展厅是中心点,分支出许多小公司,每一家小公司就等于一个小作坊处理着不同的生意。Ben洗钱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刚买下艺术展厅的最初半年时间是在洗钱,在那之后一切收入都来自于门票、小公司的收入和各方的赞助。


 


当他们以为Ben只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人时对方却暗中做了不少事情,Finch知道他们低估了这个男人,被自己的聪明玩弄。Ben Jeremy远比他们所想的那样有用,光是每家公司的总年收入就达到Root总公司的一半收成。他想弄垮Root,吞并她的一切,洗掉她给自己的屈辱。说到底还是他和John大意了。


 


Finch将打印出来的资料复制一份然后重新进行交叉检查,出来的结果让他难以相信。John的家族没有多少干净的人,或者说除了他们一家都是做尽肮脏事情的人,黑色交易只要能想到的都有。他的绅士风度此刻也难以保持,这背后的一切让他厌恶。John醒来时已经是凌晨,Finch准备的晚餐放在桌子上,咖啡下面压着留言纸条。John喝了口已经冷掉的咖啡皱眉看着留言,将房间空调的温度上调一点后开始看Finch整理出来的资料。


 


事情比他想象的复杂,原以为解决掉几个核心人物就可以解决掉所有事情,事至如今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不是只有Ben Jeremy想要弄垮Root,Ben的背后还有他那些见鬼的叔辈想要吞并Root的一切,给自己的金库添笔收入。


 


Shaw出车祸这件事John是在新闻上面看到的,他立刻拨通电话给Root却听到忙音。几个电话都是忙音,在医院的Root早已忙的找不着北,她还要安抚因为受刺激而晕倒的Mrs.Shaw。她自责自己当初怎么不想清楚就鲁莽做决定,在商场这么些年打滚磨练出来的经验在她的愤怒面前化为乌有。


 


Shaw的右脚轻微骨折,左手脱臼医生已经帮忙处理,额头的伤口和一些小伤疤也进行了处理。房间内除了仪器的声音只有两人的呼吸声,Root拿着椅子坐在床边帮Shaw整理头发,在对方额头留下一个吻后低声道:“晚安,Sameen。”


 


律师所从Root出事的那天就进入备战状况,John选择自己信任的九位精英律师喊到会议室开会,他挑选了Ben的部分公司分配给九位律师说道:“资料都在这里,这些非法的东西全部给我处理掉。”


 


里面的资料十分详细,John甚至把要点都标出来在旁边写了注释,只需要抢先一步起诉Ben名下的这些产业就可以先下手为强。Finch那边也进行同样的工作,双方一起发动进攻在短期内击溃Ben的五家小公司,两家进入瘫痪状态,亏损估价直线上升。


 


原本在家坐等渔翁之利的Ben收到消息时气的直接把刚买回来的古董直接给砸了,旁边的人被Ben突然的举动吓得不知道该不该动。


 


“该死的Samantha Groves!”


 


--- Tbc



After you

R&S:

高能預警:Root已經不在了\\如果看了難過不要怪我\\I am still grieving. 


"When one story ends, another one begins."

"How do you move on after losing the person you loved? "

-After you. 


悲傷的五個階段. 

1. 否認-

我是個二軸,永遠理智,在聽到你走了之後,我沒有否認你走了。


2. 憤怒-

是的,我很憤怒,但不像我以往那樣直接的憤怒,這份強烈深沉的憤怒,在我心裡源源不絕。我沒有傷害任何人,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希望我那樣做,我只有不斷地問自己,我為什麼讓你離開?我為什麼要你離開?我氣那個傷害你的人,我氣你,但又不氣你,其實我最氣的人,是我自己。


3. 交涉-

我是個二軸,我知道你走了,我求誰都沒用,就算是你信奉的上帝也沒用。


4. 沮喪-

我不知道甚麼叫做沮喪, 我本來就對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不像你有你信奉的上帝,到後來,我發現我在乎你;我本來就不喜歡跟人互動, 只有你會在我耳邊嘰嘰喳喳。我只知道很多我喜歡吃的東西,現在吃起來好像沒那麼好吃了。


5. 接受-

我猜,因為我沒有否認,所以我直接就可以跳到接受這個階段了不是嗎?我終於走到你的050313來看你,我知道你不會怪我,因為你知道我不太擅長。但我想我也許回不來了?應該來跟你說個再見吧。



結果,我回來了,但是John跟Finch應該是不在了,只剩下那個穿著舊式西裝的Fusco,還有你的上帝用著你的聲音在我的耳邊。



我少數喜歡做的事情,我好像也不那麼愛做了。

除了你的上帝之外,沒有人知道我甚至去了支持團體...當然,也沒別人了。


那裡很奇怪,每個人都哭哭啼啼的,除了我之外。

雖然我不像她們總講些一長串的故事,我其實永遠只有兩句

"我叫Sameen Shaw,我在這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已經不在了"。

在不斷聽著那些感人肺腑的劇情,我仍然沒有翻桌離開,唯一的原因,應該是她們也不會逼我講下去,你知道的,我總不能說你為了保護這個世界犧牲了你自己,還有兩個ASI這件事情吧?

還有,我覺得當我講出"我叫Sameen Shaw,我在這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已經不在了"的時候,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釋放了一點點。


你走後的前兩年,我其實仍然不停地在心中懲罰我自己,

因為我不願意讓你在我生命中隨著時間被淡忘。

我捨不得讓你被淡忘。

對,那個互助會讓我學會原來這叫做"捨不得"。

還有,他們提供的免費餅乾好難吃...。



你走後的第三年,

Fusco開始整天在我耳朵邊碎念...要我該去找一個人一起過日子了


我不想,不是因為我還沒接受你已經不在了,

我只是覺得我跟我心中的你,我們這樣過得好好的。

不是那種傷口撕開的撕裂傷痛,其實,沒有太多痛的感覺了。


最近,我遇見了一個叫做Turing的女人,是個心理醫生,

氣質挺好的,溫柔婉約的,不像你話總是很多,

你知道的,心理醫生總是聽人講話比較多,

你一定知道的,因為你也扮過心理醫生不是嗎?


我變了一些,或是該說不少?

你改變了我,你讓我變得更好,你讓我開始學著撫平我心中的缺,

變得溫暖了一點。


我起了跟Turing一起生活的念頭,在你走後,我第一次有了這種開心的感覺,

但不是跟你在一起的那種神經病的瘋狂感,她不是你,她也不會是你,

我也不想讓她成為你的替代品,也沒有人能替代你這神經病瘋女人,

真的,沒有人能像你。


你在我心裡,不曾離開,

是你,讓我成為了更好的人。

我不會抹滅了你...你成為了我的一部分...

因為你...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人。


================================

今天朋友去看了Me after you哭的傷心欲絕,問我是女主角,之後會不會愛上別人? I said, I will, eventually. 

雖然目前,我連機根都不能接受><"

然後就被愚蠢的朋友嘲笑我還在為Root守喪!!


哪天是不是要來寫個Me before you, and after you?

太虐了...還是不要好了Q_Q

For Dear Disaster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沒有特定主體

※ 不是警告:單篇 / 或許這是一封情書 / 或許可以安心食用


非常非常短。


BGM:Cruel - Snakehips feat. Zayn


"In all this bitterness you stay so sweet."

"Perfect disaster, me and you."








【 For Dear Disaster 】






 

        她是如此喜歡她出現的樣子。

 

        她永遠不會真正承認。

 

        「那個女人?」

 

        在舉手投足之間揮灑出的壓倒性力量次次將她自認堅強的意志與目標一同摧毀,每回舉槍指向骨骼精準無誤的射擊則把她賴以維生的呼吸系統打得千瘡百孔無法順利運作,似乎脫離理性邏輯的奇妙行徑總能一再使她錯愕震撼,至於悄悄含進夜晚低喃妥善保存的迂迴真意向來是使她順利安眠的鎮靜劑。

 

        「她難以掌控。」

 

        每當她對她勾起嘴角,那弧度令她著迷,是燦爛虛假之下隱約浮動的熱烈亢奮,也許代表麻煩危險或更大的麻煩,也許若她願意便能解讀她的下一步直至最後一步,但她心甘情願於伸手不見十指的懷抱裡摸索前進,畢竟試圖掌握一個無法掌控的人將落進徒勞無功的窠臼,於是她只需要將她緊緊跟隨,確保那個笑容安然無恙。

 

        「她是黑色的,她很危險。」

 

        即使形象千變萬化,徹底剝去偽裝後最原始的她依舊是美麗絕倫得荒唐可怕的不定時核彈,迅捷果斷的行事風格中暗藏瘋狂,引爆威力足以夷平整片北美土地。她總認為沒有計畫就是最好的計畫,某些時候或許有想法或許沒有,於一切依憑本能的見招拆招之中也保持風趣幽默拒絕示弱,更拒絕將真實想望暴露在外。

 

        「她喜歡我,我們之間有那種……你知道的──引力。」

 

        然而,在逐一崩潰散落成廢墟荒土而混亂失序的世界穹頂之下,她是如此喜歡她出現的樣子──像看見兒時那個異常想要卻始終得不到的玩具,像少年時代怎麼也克服不了的小小障礙,於是她謹慎小心地保持距離繞著她轉,偶爾發出刺探訊號,那些反射波總讓她以為自己是屬於地球的衛星,可一轉身竟發現自己成了她的地球。

 

        「她受傷的時候很美。」

 

        曾幾何時她的視線已經只能與她相隨,無論是在刺目紅藍光線的交替旋轉之中,或是在瀰漫昏暗的道路盡頭,還是在那道將宇宙切分成為無數方格的冷硬鐵網前方,即使烽燹轟然灑紅天空亦無法抽身離開,她僅能不斷不斷不斷地追逐著她直至雙眼再度尋到唯一能夠容忍存在的那點顏色。

 

        「混亂與毀滅都不可能真正擊倒她。」

 

        縱然整個世界的惡意席捲而來,甚至猛烈得將無能為力的她沖刷成七零八落的破碎模樣,似乎企圖使她再也踏不出任何一步,她卻知道她永遠會再度奮起怒吼,把所有殘酷與痛楚踩進地心深處以宣誓己身不可戰勝,因為她是那樣堅韌,理所當然。

 

        「──只有我能。」

 

        她對待她總如士兵對待槍枝珍惜愛護,而她知道她下一刻就會把自己帶進嚴苛戰場卻從不退縮,就到戰爭全面爆發那刻,她使用她、拚盡全力精確無比地操弄她讓槍身染滿她的汗水,直至炙熱血肉深深揉進冰冷鋼鐵似將合而為一,直至彈藥半點不剩,她會深深親吻她,以獎勵所有子彈擊發擦過槍管內部時她喊她的聲音,最終,她將與她在壕溝泥濘裡相互依偎著共同喘息。

 

        「當然,我不能忍受任何人傷害她,誰都不能。」

 

        暗濁血液中向來挾帶幾噸火藥氣息,偶爾她怕灼傷了她便生硬拉開距離,時常她怕誰傷了她便將其歸進自身爆炸範圍,卻於回頭瞬間發現她始終存在其中,且無論危險性或暴烈程度都更勝一籌。

 

        「說真的?」

 

        因此她不可能從她身邊逃開,就算她是她生命裡最能令人喪失理智的意外,還是史上最任性妄為的一團糟,簡直是核爆級大災難,但無論身為何者她都如此完美,獨一無二。

 

        「我只告訴你,這是秘密,敢說出去就殺了你。」

 

        毫無辦法,她只能也只想喜歡她出現的樣子。

 

        「該死、好吧──我真愛死她了。」

 

        ──即使她永遠不會真正承認。






【END】


- - - - -

昨天沒睡快30小時,一聽到這首歌還是爆炸了,頭暈腦脹跟喝酒沒兩樣啊

第一次看歌詞覺得應該是Root->Shaw,第二次看又相反了

所以試著寫了由誰當主體都能解讀的這篇,寫給彼此的情書

也或許能算是我的情書吧XD


最近在試圖克服心理障礙,覺得好多了

也許我們還是可以下次見 :P


歌詞:

Cop radio screaming
Noise and tears
Death on the TV
And then there's you
It's fucked, it's crazy
I can't concentrate
I just see your outline...

警察在收音機裡咆哮
噪音與眼淚夾雜
一樁樁死亡事件
然而你佇立在人群裡
這糟透了、這太瘋狂了啊
我已經無法專注
視線裡只有你的輪廓


Back where we left off
Watch you take your dress off
I've been by myself remembering you
Your body hurts me
Loopin' 'round like CCTV
In all this bitterness you stay so sweet

回到原點
看著你將洋裝脫下
我一直獨自一人懷念你的體溫
你的身軀如烈火將我灼傷
又如監控系統緊緊纏繞著我
在這苦澀世界中唯有你始終甜美如蜜

It's such a cruel world
Savin' all my love for you, girl
It's such a cruel world
Maybe I found somethin' good, girl

在這殘酷的世界
女孩,我的愛只奉獻予你
在這殘酷的世界
女孩,你是我唯一的救贖

Some prick at the party
All scripts and boasts
A dead eyed actress girl
And then there's you
Venus in Converse
You put a spell on me
And you're lockin' up the bathroom door
For us

瞥一眼派對現場
全是制定好的腳本與自誇
像那個眼神已死的演員女孩
而你佇立人群之中
像腳踩Converse的維納斯
你對我下了咒啊
然後鎖上廁所的門
世界只剩你我

Back where we left off
Watch you take your dress off
I've been by myself remembering you
Your body hurts me
Loopin' 'round like CCTV
In all this bitterness you stay so sweet

回到原點
看著你將洋裝脫下
我一直獨自一人懷念你的體溫
你的身軀如烈火將我灼傷
又如監控系統緊緊纏繞著我
在這苦澀世界中唯有你始終甜美如蜜

It's such a cruel world
Savin' all my love for you, girl
It's such a cruel world
Maybe I found somethin' good, girl

在這殘酷的世界
女孩,我的愛只奉獻予你
在這殘酷的世界
女孩,你是我唯一的救贖

Who do you love? Who do you love?
Who do you love? Who do you love?
Just see your outline...

你心裡有人嗎?你愛著誰呢?
我的眼裡只有你的輪廓啊...

Sunrise in Hollywood
We ain't slept for days
Perfect disaster
Me and you

好萊塢的日出裡
我們日夜纏綿未曾闔眼

你和我,是場糟透卻完美的災難






Blowing in the Wind- (只是歌詞)

R&S:

Well, it's  not about Root and Shaw. 誤會的朋友已可跳出 : )


每次放些非關Root and Shaw的東西,會挺猶豫的~

畢竟follow我的朋友,

應該是為了follow up with Root and Shaw

但是,anyway, 我就是如此任性,在我想出怎麼辦之前,

此時此刻 我只是想分享一個星期天早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d6fAO4idaI  


Blowing in the Wind- Bob Dylan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個人要經歷多長的旅途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成為真正的男人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鴿子要飛躍幾重大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在沙灘上安眠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要多少炮火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才能換來和平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那答案,我的朋友,飄零在風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隨風飄逝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山峰要屹立多久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才是滄海桑田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人們要等待多久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才能得到自由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一個人要幾度回首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才能視而不見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那答案,我的朋友,在風中飄零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隨風而逝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一個人要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見蒼穹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個人要多麼善聽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聽見他人的呐喊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多少生命要隕落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才知道那已故的眾生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我的朋友,在風中飄零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答案隨風而逝


Hey, 好久不見

R&S:

一不留神,好幾天就過去了,不過人還在~

大家新年快樂!


本文是一個抽象的意境,源自之前跟  @All U need is SHOOT 在評論區的對話

每個人的解讀不同,讀起來像是BE 但也有可能是HE

總之,是一種抽象的意境~就看各位看官自己的喜好吧~


-正文開始



空氣裡,散發著洗過衣服的清新,陽光搭配著涼風,

沒甚麼能比得上,在陽光下曬著剛洗完的衣服,

這樣的方式,掃去接連幾天陰雨連連的陰霾。

 

 

直到我想起了你,

Samantha Groves, Caroline Turing,Root. 

 

 

我們應該是夏天相遇的吧?

對你第一次的記憶,是一個有著陽光的午後

15歲的我,永遠精力過旺,一樓教室外的空間,就是我活動空間的延伸

15歲的你,有著很單純可愛的笑容,

但總是藉故從二樓教室外的走廊,偷偷望著我沒來由的愚蠢

 

 

如同每個青春的愛情,我注意到了你,沒有太多掙扎地,有了第一個吻,

吻有味道嗎?我覺得是沒有的,但就是軟軟的,很溫暖的感覺,

好吧,心裡是甜的

 

 

如同每一段青春的愛情,

Samantha Groves的世界只有我,我Sameen Shaw也只在乎你?

我們各自用著彼此的懂的方式,用力的愛著彼此

很青澀的微笑,很簡單的快樂,沒有花大錢fancy的約會,

翹一個下午的課,搭上一台巴士,我們陽春版的roadtrip

 

 

年輕的愛情,帶著對生命的衝撞,

即便是”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我想用我的生命保護你”

這樣的方式,年輕的我們,即便傾盡自己所有的力量愛著彼此,

我們仍然沒辦法說,我們懂得甚麼叫做愛情

我們愛著彼此,愛得好痛好痛,最後終究失去了彼此

 

 

過去,你在我心裡一直有個特別的位置,

你愛我,你是第一個如此珍惜我的人…

你是第一個,願意這樣珍惜我的人

但我不知道你在心中一直這麼愛著我的,在那麼多年以後…

我以為,我們早已經是彼此”特別的”朋友

 

 

下一次的相遇,

我22歲,你26歲,

因為上一次的相遇,我明白了,我喜歡成熟獨立的特質..

所以,我遇見了Caroline Turing,

比我年長了幾歲的你,在生活上總是照顧著我,”管著我”..也可以這麼說

雖然我真的很討厭人家管我,但,不可否認,被你管著,你收斂了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少輕狂,

讓我知道,我真是多麼無知地自以為是,

雖然我是在跟你分開之後,才開始有了這份感恩

 

我的年少輕狂/猖狂,帶給你年輕生命最直接的活力

像是那個在磅礡大雨的夜晚,我們奔跑著,我們濕透了,

那是我記憶中淋過最慘的一場大雨了~只為了一個愚蠢的理由

買足10間名店的牛排,開一個牛排生日party,將這些牛排疊成了牛排蛋糕

 

無數深夜約會,在彼此終於都結束一天的時候,

還有半夜在公路上奔馳,只為了去港邊,等著看日出

 

 

可惜,還年輕的我,還想要出發

還年輕的我,在你最脆弱的時候,給不了你所需要的安慰

即便我骨子裡的叛逆,深深打動總是得體,但內心深處仍藏有渴望跳脫常規的你

我們終究不是彼此的停泊

我是你生命旅途中,短暫絢爛煙火

你是我生命旅途中,短暫的停留

 

 

第三次的相遇,

我28歲,成熟了不少

而你,Root, 31歲,你所面對的世界比我複雜太多,但你仍保有一份難得的天真

藏在看透世事之下,那份真誠的天真,

讓總是理性的我,終究融化在,只在我面前,你沒有機心,爽朗的笑容裡

 

 

"跟我交往吧,我覺得我挺好的,而且,我很喜歡妳”

不同我身邊所有迂迴的人,你單刀直入地問著我

"好”

在腦袋來不及思考的同時,我說

 

 

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充滿活力好動的人,但跟你在一起之後

我發現,我錯了

你才是

你的腦迴路永遠有新招

你總有著用不完的精力,有各種想做的無聊事,

甚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你都想試試,

山珍海味你都要帶我去吃

甚麼沒去過的地方,你都要拖著我去

只是當時的我,不懂得珍惜,你只有對我如此

 

 

只要我想要,我想,天上的星星你都會想辦法弄給我

Sweetie變成了我的另外一個名字

 


你愛我,愛得愚蠢的無可救藥,

我也終於學會了相信人,相信愛

學會了愛

原來我也有能力去愛

 

 

直到你眼中對我的柔情似水跟寵溺,變成是我的壓力

而你眼中的溫度,漸漸從沸騰的閃耀,變成冷淡無波



愛逝去的時候,不是恨,是沒有溫度.... 

 


你有太多沒有說出口的話,

而我也有太多沒讀懂的情緒

我沒有讀懂你承受的失望與心碎

 

 

我們沒有說再見

因為我們彼此明白,我們不會再見

不是沒有嘗試,不是沒有挽留

第一次放下自尊懇求你的留下,

你心軟了

但,這也讓我們都明白了

我們誰也沒辦法為彼此留下

 

 

看著你走進海關,你依依不捨的眼神,我第一次體會了甚麼叫心如刀割

站在觀景區,一直望著即將要帶著你離開的飛機,

我想,這是我們這輩子,最後也最近的距離了

直到飛機緩緩滑行,起飛,帶著你消失在天際

帶著你消失在我的生命

 

 

我們沒有再見

我跟你 各自繼續自己的旅程

 

 

但你的身影,卻開始在不同人身上出現

我從一個演員,變成一個觀眾,

看著你的演出,我的演出,我們的演出

 

 

我在Z身上,

看見那個曾經很努力想為了彼此變好的自己,

他的無力,他的挫折,承受K增加給他的壓力

我在K身上,

看見了那個為了我付出,為了我焦急,因為我感到擔心而無助的你,

我讓你自己承受了多少事情,你不是perpetrator,

我也讓你不好過,我也同時傷害著你

 

 

我在K and Z身上,看見了,我曾響往過跟你一起的美好

品味人生,爵士樂,簡單的晚餐,餐後一杯Wine,看著新聞,

分享彼此的一天,分享彼此的人生

不管外面多風光,一份平凡的幸福就已足夠


K其實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但她對Z的眼神,卻充滿了崇拜與驕傲

Z其實有些溫吞,但總為了K而變得強大

 

 

我開始思考著,人生要的是甚麼?

即便,K and Z 的愛情,最後也因為憤怒跟掙扎走入了無可救藥

 

 

我在心中不停地對著你說話,

跟你分享我看見的世界,

 

 

而後,我遇見了M

她好像我,一個好討厭的我

認為自己受傷了,自以為合理的立起了名叫自尊的高牆

像是刺蝟ㄧ般地,合理地刺傷著身邊所有的人,包括了想靠近的人

 

 

我懂M受的傷

但也因為M,我才懂我曾經對你做了多混帳的事情

我是那樣的傷害著你,傷害著深愛我的你

 


我知道錯了…但你已經不在了

 

 

我常在心裡對你說話

好的

壞的


 

-Little Talk (這是一首一個寡婦跟死去丈夫的對話,歌詞不是我翻的~

 

Hey! Hey! Hey!

There's an old voice in my head that's holding me back

有個蒼老的聲音正拽著我,把我拖回怯懦的陰影

Well tell her that I miss our little talks

請替我轉告妳心裡不安的女孩,我好想念我們之間的對話

Soon it will be over and buried with our past

很快地一切都會結束,我會帶著我們倆的故事一齊入土

We used to play outside when we were young

當青春正盛,我們在陽光下奔跑著

And full of life and full of love.

行走在愛情之上,揮灑著燦爛生命

Some days I don't know if I am wrong or right

然而有些日子裡,我連是非對錯都分不清楚

Your mind is playing tricks on you, my dear

妳的腦袋正胡弄著妳啊,我最親愛的

 

'Cause though the truth may vary

盡管一切結局還未有定論

This ship will carry 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但命運之船會托著我們的軀體,安然抵達彼岸

 

Hey!

Don't listen to a wordI say

別輕意聽信我的話語

Hey!

The screams all sound the same

妳每夜驚醒的尖叫聲都讓我心痛

Hey!

though the truth may vary

盡管一切結局還未有定論

This ship will carry 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但命運之船會托著我們的軀體,安然抵達彼岸

 

Hey!

 

Hey!

 

You're gone, gone, gone away

你早已遠遠的拋下我離開了

I watched you disappear

我眼睜睜地看著你一點一點地消逝

All that's left is the ghost of you.

僅剩的就只有你殘破的幻影

 

Now we're torn, torn, torn apart,

我們早已被硬生生的拆開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此時的我們只能束手無策的遙望彼此

Just let me go we 'll meet again soon

就放下我吧,然後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

 

Now wait, wait, wait for me

等等,拜託妳,請等等我…

Please hang around

請妳就留在那兒

I'll see you when I fall asleep

等我潛入夢境後,我們就能再次相遇了

 

Hey!

Don't listen to a wordI say

別輕意被我的聲音引誘了

Hey!

The screams all sound the same

妳每夜驚醒的尖叫聲都讓我心痛

Hey!

though the truth mayvary

盡管一切結局還未有定論

This ship will carry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但命運之船會托著我們的軀體,安然抵達彼岸

Don't listen to a wordI say

別輕意聽信我的話語

Hey!

The screams all sound the same

妳每夜驚醒的尖叫聲都讓我心痛

Hey!

though the truth may vary

盡管一切結局還未有定論

This ship will carry 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但命運之船會托著我們的軀體,安然抵達彼岸

Though the truth may vary

This ship will carry 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Though the truth may vary

This ship will carry our bodies safe to shore

 

 

在每一個孤獨的夜晚,每一個獨自徘迴的時刻,我總會跟你說說話

其實在我的包裡,我總帶著你親手畫給我的卡片,四處旅行

我當時讀不懂你一筆一畫深情的用心跟對我的不捨

我一直到你離開了,才懂

 

 

你知道嗎?

我終於發現,原來…日落這麼美,

原來黃昏不是只有金色,會先從藍色,慢慢變成紫色,粉紅色…

我在公路上奔馳著,

但我想帶著你,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想,該換我帶著你四處去走走了

 

 

如果,你在就好了…

 

 

整整花了三年,我止不住的淚水,終於變成了,我硬擠也擠不出淚水了

 

 

我現在生活的世界,很美

是我想給你的生活,我想帶你品嘗的生活

是我用失去你換來的生活…

 

 

你焦糖色的雙眼,笑起來會發光

你甜膩的笑容,比美國特有的高糖甜品更是甜入我的心裡

 

 

想起你,我不再痛了

總帶著你分享我每一個前進,

但慢慢地,你的存在,漸漸地淡了

 

 

"想知道我還愛你嗎?”

有天看到一則新聞,一對已分手各自幸福的兩人

其中一方問著當時曾經在一起的那個人

原來,會問這句話的人,就代表她還愛著你,這問題平時在她心裡可能已經想過很多遍了

 

 

於是我問我自己,我想知道你還愛我嗎?

一開始,我有些驚訝,原來我有一點點想知道

但,平靜下來後,覺得沒有很想知道

 

 

畢竟,你我早已天各一方

好天氣,壞天氣

都是我的一天

 

 

Root…我真的要出發了

我之前執著不肯放下,是因為我知道,放下了,就會過去了

但我想,也終於到了,自然而然得過去的時候了

 

 

-陪我看日出

雨的氣息是回家的小路
路上有我追著你的腳步
舊相片保存著昨天的溫度
你抱著我就像溫暖的大樹

雨下了走好路
這句話我記住
風再大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穿過了霧
教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

哭過的眼看歲月更清楚
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
又回到我離開家的下午
你送著我滿天葉子都在飛舞


雨下了走好路
這句話我記住
風再大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穿過了霧
教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

雖然一個人
我並不孤獨
在心中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

 

 

"我會是你這輩子最難忘的人”

 

你說著

我冷哼輕笑著

 

 

"我會是你這輩子最難忘的人”

 

你說對了,

你真的做到了

只是你不知道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如果我們會再相遇,

我想,第一句話我會說,”Hey,好久不見”

但如果我們不會再相遇了,

那,我想,謝謝我們相遇過



"Hey, 我真的覺得我挺好的,跟我一起看日出看日落吧"

下次,我會這麼說


這一次,我們一起過上想要的生活

How to turn noise into symphony- Chapter 20

R&S:

 “Hey, I am back ….”

 

在聽到Root下通牒的4天後…Shaw回來了~

 

一身狼狽臉上帶著幾條血痕,身上用布條纏住的傷口的Shaw回來了…

當Shaw有點跛地走進了營帳,用因為脫水顯得蒼白的臉,勉強地對Root擠出了一句”Hey I am back”

接著便終於體力不支地倒了下去…

 

在Root懷裡的Shaw,臉色蒼白,皮膚濕冷,脈搏有點微弱地摸不太到…

 

“Shock!” Root立馬警覺到Shaw是休克了…

 

在眾人的協助下,Shaw被抬到了醫務室,

因為Shaw現在處於脫水,失血,感染多重原因造成的休克,

Root必須趕快幫她補充血容量跟給予必要的藥物,

但她拉開Shaw的袖口,要找尋下針的位置時,

發現Shaw的手上只有密密麻麻的血痕…Root的心好痛…

但她沒有時間猶豫,冷靜永遠是唯一的選項...她要把Shaw留住...

只能改由頸靜脈下針…

但因為Shaw現在的狀況,血管都已經塌陷,

Root的雙指在Shaw的頸部尋找脈搏,確認下針處,

在部隊也沒有其他輔助的工具…

Root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專注…

然後將自己手上的粗導針從Shaw的左頸刺下去…

 

"有了!”鮮紅的血液從Root刺進去的導針回流出來…

Root趕忙幫Shaw接上點滴跟升壓藥物…

 

接著,打開Shaw的衣服一看,在那團沾滿血水的破布下,Shaw腹部的傷口呈現明顯的紅腫感染現象…得馬上進行清創的手術…

 

3個小時後,Root終於可以開始處理Shaw身上其他小的傷口…將手臂上的傷做了縫合…小腿上的傷也用紗捲包紮了…接著用生理食鹽水輕輕洗去Shaw臉上的血痕,然後輕輕地幫她上藥…

 

Shaw的血壓終於比較穩定了…英挺的臉龐,就跟平常像是熟睡了一般…

到這一刻…Root才允許自己釋放自己的情緒…輕輕摸著Shaw身上的傷疤…想像著她的愛人到底吃了多少苦頭……扁了扁嘴唇…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Root將自己的雙手握住了Shaw的手…

不知過了多久…Root終於趴在Shaw的床邊睡著了…

 

 

 

當Shaw微微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熟悉的營帳中…

還有那女人輕輕倚在自己的肩上,還有她那淡淡的香味…

前陣子那種胸悶難受的感覺…好像突然都改善了…

 

 

是自己那個破腫瘤造成的幻覺嗎?

動了動自己的手指,發現那女人正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手…

這一動…讓本來就淺眠的Root一下就警覺性地張開眼,

 

“Sameen….你醒了…?是傷口痛嗎?”Root的手溫柔地摸著Shaw的臉頰…

 

但Shaw卻馬上別過頭,倔強地拒絕了Root的關心,

即使她心裡是多麼地想要靠近Root…”別碰我,你回去"

 

這麼久沒看到在心中思念這麼久的愛人,眼前的冷漠,讓Root的心揪得好疼…但Root還是堅強的對Shaw說”I won't leave you again, or allow you to leave me again, Sameen..”

 

看著Root委屈的模樣…Shaw的心裡也不好受…但是,這裡是戰場,本來就不是Root該來的地方…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回來,就是要讓Root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畢竟…自己再也不能保護Root了,至少她得確定Root是安全的…….

 

“你知道我腦袋的事情了,你應該也很清楚接下來我會怎樣,你給我離開!不要造成我的困擾!我不想再看到你!”

說到激動,Shaw一個用力,將床旁的東西都打翻了,脖子上的傷口也滲出了血…接著又一個使勁將換藥用的剪刀一把插進床旁的沙發椅…她好憤怒…好無力…

 

Root握住了Shaw持著剪刀的手,接著將刀鋒轉向自己的頸窩.."Sameen…要是你不在了,我也不會獨活的…如果你真的要我走…這是唯一的方法…”接著將Shaw握著的刀鋒又往自己脖子加深了力道…見到Root的頸間隨著刀鋒流出的血珠…

 

“你在做甚麼!!"將Root的手,還有手上的刀一把撥開…

 

此時…Root終於忍不住地將自己埋入Shaw的懷中…

"Sameen…..不要再把我推開了好嗎…….除了你身邊…我哪裡都不想去 …不要再把我推開了好嗎…”

 

見Root現在在自己懷中委屈的模樣,哭泣抽緒微微脹紅的臉,跟平常那個鬼靈精怪像神經病一樣愛作怪的Root..Shaw終於沒辦法再狠下心地將Root從自己身邊推開…用自己纏滿繃帶的右手將Root收緊在自己的懷裡

 

“別哭了…我不走了….不要哭囉…哭成這樣都不像平常的神經病囉…”

 

Root聽到Shaw的安慰…反而更止不住長久下來的委屈…哭得更兇…接著忍不住捶打Shaw胸前少數沒有傷的地方…

"你真的很過分…你真的很過分!!你怎麼可以那樣丟下我…你怎麼可以…”

 

Shaw實在也不知道其他能安慰人的話…只能輕輕拭去Root的淚水,輕輕地對她說…”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唉...你怎麼這麼傻呢...”吻去Root眼角的淚珠…

 

看到Shaw的這副模樣…Root本來心中有無數要臭罵Shaw的話…通通只剩下了柔情…將頭輕輕地倚在Shaw的肩上…”對……我來了…你回來了…..”

 

“痛嗎?”Root意識到Shaw可能是不舒服所以醒過來,趕忙擔心地問著

 

Shaw緩緩地搖了頭…慢慢地挪動著打著點滴的右手…將Root移近自己的唇邊…輕輕地吻著Root…

很溫柔很慢,小心翼翼地一個吻…以Shaw的方式來解讀…這個吻…叫做想念….將兩人對彼此的思念...通通都化在這個溫柔的吻之中...

直到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臂上濕濕的…Root臉上的眼淚……

 

“我回來了…不哭了….”Shaw還是說不出對不起…只能再輕輕地將Root的頭倚回自己的肩上,順著Root帶著淡淡香味的頭髮…輕輕地順著Root…要她安心…跟她說…我回來了…

 

在Shaw的安撫下…Root終於慢慢稍微放下這陣子委屈,不安,害怕,緊繃的心情…聞著Shaw手上傳來熟悉的煙硝味……Root知道Sameen在她的身邊了….

 

兩個人就這樣輕輕地倚著…

Root緊緊地勾著Shaw的手臂...再也不願意放開一般

直到兩人又這樣進入了夢鄉….

 

 

 

 

 

夜裡…….

 看Sameen不會再把自己推開了,Root想想還是不甘願....

“ 你怎麼可以那樣狠心丟下我!!你說自己是不是很過分!!!”

“ 我不那樣,有辦法甩開你嗎?”

“ 沒有,你沒辦法甩開我的,因為我會找到你的!!”

“ 你才欠罵吧! 這麼危險的地方也跑來!!”

“ 如果我沒跑來,你回回來嗎?!!!!,而且,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Harry跟你講講你就跑掉了!!是不是很過分!!” Root忍不住捏了捏Shaw的耳朵~~

“ 知道了知道了~都你說的算~好嗎?”Shaw翻了個好久不見的白眼…


但心中決定了…

如果這是Root要的..她能做的,也就是在這最後的時間裡面好好陪伴著她…

Shaw不在乎死,但她不想要讓這個女人受到傷害...

如果這是Root要的…那她就會去做到…

 



好久沒更之Po主的話~

" Hey, I am back!"

感謝耐心等待跟溫情催文的大家~大感謝!!


這一章想講的是,很多時候,相愛的人會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對方...用著很多看不見的難受與犧牲去保護對方,想為對方好...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折磨...既然都是如此在乎彼此...

能不能有更簡單的方法呢?不管好壞,我們都一起過,好嗎?


還有,當Shaw將Root推開的時候,她沒有說出來的訊息,其實是,我需要你。

只是,很多時候,我們會傷害著對方,傷害著自己,最後將自己愛的人推開。

在我們表達不出的時候,讀不懂的人離開了...

但是,Root讀得懂別人不懂的Shaw message...

所以,就算你推我,我也不會被你推走的,

不管你承不承認,你是需要我的,我不會被你推走的。你休想。


很多時候,我們推開對方的時候,是不是其實是在期待著對方能給自己一個Hug,對自己說,我們再一起努力一次好嗎?

When you say " leave me alone", you might be actually saying " stay with me".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不一定足夠幸運,能等到那個讀得懂我們不知道怎麼表達的訊息,但是不是得到就是學會,所以我們開始學著表達。

也許正因為Root 跟Shaw是這麼美的難得,遇見了彼此,懂得彼此的不懂得,為彼此變得更好,

所以才讓我們如此不捨。


千萬不要忘記給我回覆阿~給百事纏身的Po主感受到你們阿~~

How to turn noise into symphony- Chapter 19

R&S:

在通訊被切斷之後,

John 領著Root 一起到醫務室,

那裡還躺著之前被Shaw擄回來的Dominick同夥-Link

剛剛來不及定位出Shaw所在的位置,

現在只能寄望能從Link身上問出點甚麼了…

 

"Link, 你們現在的據點在哪…tell me… NOW…"John低沉的聲音…充滿了克制的憤怒

Link虛弱地睜開雙眼,冷哼了一聲,便闔上眼…

雙方一番僵持之後,John縱使憤怒…卻也無計可施

 

只見Root將Link的床調高成半坐臥的狀態,冷冷地對著Link說…

"I am a doctor, a very good one, or probably the best one you have ever met…which means…I know how to make people suffer without killing them…but in you care, I don't mind killing, anyway…let's begin…”

接著Root拿起了一旁的針筒,用大拇指直接彈開了針蓋,將銀亮亮的針尖直接晃到Link的眼前…另一隻手撐開Link的眼皮,要讓他清楚看見在他眼前的東西…             

 

只見Link瞳孔因為恐懼而放大,嘴角微微抽動,被綁在床邊的雙手也在使勁掙扎著…..

 

"別亂動…不然我手一滑…這針就真的會插進去你的眼珠裡了….”

"不過,你放心…我暫時還不會這樣做…因為我要讓你"看"清楚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Root帶著一點安撫的口氣,卻讓Link的恐懼又增加了好幾分……

 

接著Root將注射針先放在一旁,改拿起了手術刀,在Link的脖子邊輕輕地劃過…

"這裡是頸動脈…劃深一點…你一下就會走了…”Root加了一點點力道,只見Link的脖子滲出了幾滴血珠…

"不過,我不會讓你這麼爽快走的…”Root對Link甜笑了一下,會讓你發毛的那種…

"雖然我的專長是開腦開神經…但是我還是想複習一下我的解剖技巧….”於是刀尖順著Link的頸部開始游移….

"這一條是胸鎖乳突肌…在你的頸部有三個支點…但是你亂動的話…我手一滑,又滑太深的話…就會碰到你旁邊的舌骨了….”接著往上臂的三角肌,二頭肌一路慢慢地劃到前臂…..

"這一條…我要是劃斷的話…你以後手就不能彎了唷….還有你的食指就再也不能扣板機了….”


Root不虧是一個傑出的外科醫生…每一個手術刀劃過的地方,都能控制在只有滲出幾滴血卻足以讓Link害怕到發抖的程度….

 

"但是…我想從這裡開始…手上的精細肌肉很多…我們可以慢慢玩…挑開上層的肌肉,接著處理下層的肌肉…我會先輕輕地劃開你的皮膚…挑開…讓下面的肌肉能夠暴露…你有看過新鮮的骨頭嗎?很白喔..配上鮮豔的血紅色…其實真的很漂亮唷…”在Root加深手術刀壓在Link手上的深度時…只見Link的手指不斷地顫抖…..

 

"所以....告訴我…..你們到底把Shaw關在哪裡! 她救過我的命…而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把她找回來!”語畢,Root便將手術刀直直插入Link大腿的股四頭肌上….

 

"Root…stop! that's enough" 在Root真正失控前…John趕緊將Root拉開…" I will take over from here…你先去Shaw的營帳休息一下吧…”

被John這麼一喚…Root才稍微收拾起剛剛自己失控的樣子…

深吸一口氣…點點頭…往離開醫務室的方向去…

 

這是一個未知的領域…而Root…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把Shaw找回來….總是從容處事的Root….沒有這麼無助…無計可施過…

 

在問不出有用情報的狀況下…John跟Fusco決定派出幾個小隊…

先從外圍開始突破起…..

"John……已經96小時過去了…我們再不把Shaw帶回來…她會生氣的….”

聽起來像是開著玩笑…但Root擔心Shaw的身體禁不起時間的拖延……

 

 

托Root的福...

由於瘋女人一番激怒的話…另外一頭的Shaw多挨了Dominick幾個拳頭…

但Shaw一邊摸著袖口裡的刀片…盤算著…

現在大概是接近中午…現在逃…以自己身體的狀況跟身上的傷…可能走不了5miles…不是先曬死在路上,就是被抓回來…

 

Shaw仍然看似眼神空洞地望向前方,但已經決定…

今晚午夜走…….

 

 

果然如Shaw所料…Dominick的手下都是些剛招募的人馬…

一到了午夜…人力鬆散…沒有甚麼紀律可言…

Shaw用預藏在袖口的刀片割斷綑綁住她的粗麻繩…

趁著守夜人員換班的時候…翻牆跳出了Dominick的據點….

 

但是望著外面的一片漆黑…Shaw突然有點茫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始走起…

走了一小段路後…翻進了一間農舍 …

農舍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消毒用品...

只能拿當地居民自己釀造的酒澆上自己腹部的傷口做為消毒之用…

果不其然…傷口周圍已經開始發炎化膿了…

找了幾件破衣服勉強當成包紮自己腹部傷口的敷料,

還有隨手纏上自己肩上的傷口…

給自己補充大量水分之後…Shaw決定繼續摸黑走下去…

 

黑夜裡,整個沙漠中,只有Shaw沒有盡頭地走著…

抬頭看…只有很美的星星 很乾淨的星空…

 

她好像看見那個女人總是眼神發亮的雙眼….

 

"Hey sweetie… did you miss me?” Shaw彷彿聽見了Root的聲音…

"Yeah. I miss you like I miss an intestinal parasite." Shaw一個人在黑夜裡笑著,回答著那個在她腦海裡的小瘋子…

 

不知道走了多久,Shaw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微微地發燙著…

彷彿又看見了Root在她眼前…

"Hey sweetie, you are getting tired…來我身邊閉上眼睛…躺下來…休息一下…”Root輕輕地哄著Shaw…憐愛地安撫著她…

"Yes..Root..I  wanna close my eyes…我走不動了…." Shaw像是個孩子在跟Root討拍…

 

就在Shaw真的要闔上雙眼的時候….

“啊!” 

Shaw大力按著自己腹部上的傷口…

用劇烈的疼痛幫助自己戰勝因為脫水,因為電解質不平衡,因為感染,

或whatever造成的幻覺….

 

她得回到那個女人身邊…她不能就這樣倒下….

如果她不回去…那個瘋女人不知道會做出甚麼事情…

  

她得回到那個女人身邊…...因為那個瘋婆子要她死回去,不然她就完了…

 

 

狼狽虛弱的臉龐…嘴角輕輕地揚起…

帶著一種被等待的感覺…在黑夜裡,朝著沒有盡頭走著


============================================

為什麼兩個人還沒有見到面!?!?!!  天啊!!5章了還沒有見到?!?!?!

但是....下一章就會碰面啦!!!接著要開始一掃前面的鬱悶啦~~~~

感謝大家的等待跟煎熬...下章 或是下下章應該會灑點肉了...

看Po主拖戲的程度


我還打算開另外一個新的坑叫做"Williamsburg",改寫一部我很喜歡的電影,用Root and Shaw代入...XD 是不是只愛寫同人不愛工作呢>"<

How to turn noise into symphony- Chapter 18

R&S:

在投票落後的狀況下,還連虐了大家兩章~~

這一章的根總不哭哭啼啼了!!


我只能用這個更新給大家當作投票之中的調劑...請大家不要停止投票啊T_T

海外黨必須先下班了...麻煩大家了!!!!



在John的帶領下,

Root第一次搭上了前往Afghanistan的飛機…

這是第一次,她經歷著Shaw的旅程…

 

不像一般民航機上有親切的空服人員,詢問你餐點酒水,

沒有頭等艙舒適的空間,

在這架飛機上,

每個空服員都是穿著軍服,

只會檢查你是否符合安全規定,另外就是按照著軍階跟每位乘客致敬

 

原來,這就是每次她送了Shaw到機場之後,Shaw的旅程….

 

 

旅途中,一向寡言的John為了緩解Root第一次搭乘軍用機的緊張…

主動地,跟Root講了幾個Shaw小時候的故事…

 

有一年,有隻不知道那裡跑來部隊的小黑狗,

脖子上一圈的皮毛都不見了,幾乎只能看見肉…

不知道是跟其他動物打鬥了,還是被虐待了

部隊裡都是大男人居多,大家也都不懂怎麼跟這孩子相處…

Shaw沒有同齡的朋友,更別說照顧人...

但有了小黑之後,對,因為牠是黑狗,Shaw就直接叫牠小黑了..

那是John第一次看到這孩子笑得這麼開心…

 

同時,Shaw也是個很倔的小孩,

有一回,不知道為什麼,Shaw打斷了其他三個孩子的鼻樑,

John非常生氣,他教她格鬥,不是要讓她這樣使用的

但Shaw不願意跟任何一個人道歉,也一個字都不解釋,

小小個子的Shaw,緊咬著牙關,深黑色的雙眸充滿了不妥協的倔強,

只有緊緊握住她的拳頭,胸膛短促的起伏,不斷試著控制情緒的深呼吸著..

 

被John禁食了三天後,John才知道那三個孩子跑去欺負小黑…

然後小黑就不見了…

在John去把Shaw放出來,想跟她道歉的時候,

Shaw只說了句她餓了…然後她就跟沒事了一樣

"呵呵~這就是Shaw…她是這樣表達她的原諒”John是這樣跟Root解釋的…

 

其實在重新回到戰場前,

Shaw曾被部隊送去醫學院就讀,一方面也是Shaw自己要求的

John同時也非常自豪,Shaw不只是體能格鬥戰技優秀,

在醫學院的表現,也是每學期拿獎學金的

只是最後還是被院方以”不適任”的原因踢出了培訓program…

因為Shaw在”不適當的場合,用不適當的方式做出了不適當的表達”

 

"回到部隊後,Shaw甚麼也沒說,但我知道那孩子心裡有多麼的不甘心…如果她能夠眼眶含著眼淚說I am so sorry for your loss...事情就不同了吧” 即使事隔多年,John的口氣裡,還是替Shaw感到不平…

 

"但那樣,就不是她了,不是嗎?”Root微笑地看著John,語氣中只有一份理解…

"是啊..那就不是Shaw了”在Root的提醒之下,John似乎覺得,心中釋懷了許多,也替Shaw感到高興…眼前的Root…是真的懂Shaw這孩子的…

 

一路上,在John的故事中,Root覺得自己離Shaw更接近了,

那些她不曾參與過的過去,那些Shaw不會告訴她的過去

那個小版Sameen倔強的樣子,氣嘟嘟的,一定很可愛...

還有她曾受過的委屈…總是一個人倔強的承受著…

想著想著…Root真的好想回到過去,回到那個小版Sameen的身邊,

哄哄她,抱著她,輕輕地跟她說,一切都沒事了….

 

 

就這樣,隨著窗外的景色由藍天緩緩轉為黃沙…

John跟Root踏上了美軍在Afghanistan駐紮的營地

 

飛機一停妥,通令兵變急忙跑來…

"Reese 少校,Fusco隊長請您趕快去他的營帳,有非常要緊的事情要與您討論”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把Dr. Root帶去Captain Shaw的營帳,我就會過去了”

"報告Reese 少校,事實上這件事情就是關於Captain Shaw的…需要您優先處理”

 


 作戰指揮中心-

"Wonder boy!!你可回來啦!! 你家的黑面煞神這下玩笑開大了….”Fusco一看到John就等不及要告訴他事情的嚴重性了~~

"發生了甚麼事情…”John低沉的聲音中,透露出了幾分緊張的情緒

 

原來John離開之後,Shaw去了阿富汗北方跟北約聯軍一起執行維和任務…誰知道,那個村莊是個套,雖然Shaw發現的早,讓大部分的弟兄都撤退了…

但有幾個小女孩還被Dominick那個小王八蛋的人抓住…

Shaw又英雄情結作祟,自己一個人堅持去把那些小女孩救出來…

 

"結果那幾個小女孩被Dominick當成信使送了過來…因為他們現在手上有了Shaw..要我們三天內撤出他們的村莊…不然我們連Shaw的屍體都找不到…."

"對方給我們一小時…等我們的答覆…”Fusco一口氣解釋完整件事情的經過…..

 

 

 

阿富汗北方…..

在一間陰暗的小屋中,Shaw正被綑綁在屋子的正中央,

繩子將她牢牢地綑綁在椅子上,

在她的手臂上可以清楚看出因為用力綑綁產生的血痕…


從外面微弱的光線的變化…Shaw知道…大約三天過去了…

覺得身體有些熱…有可能是身上傷口的發炎反應…

又或者是開始感染的徵象了…

試著移動一下身體…脹痛的感覺…肋骨似乎斷了幾根…

 

只能說John把Shaw訓練得太好了,

即便這三天,扣除Dominick用來把她潑醒的水以外,自己甚麼都沒吃…

Shaw還是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處的狀況…

 

 

突然, Shaw看見了Root,

像往常一樣,笑得邪氣邪氣地(又或者是癡漢笑?)走到她面前

 

"Hey…Root…我不是故意那樣做的...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你們一般人的這種破事…我只知道你神經病又這麼難纏的個性,就算我瞎了,你可能還是不會願意離開我…,更別說要是我掛了…所以只能直接甩了你…呵呵…我平常都讓著你…這次就不能讓你這麼任性了…”

 

"你們這些一般人…真的很麻煩又複雜的…太難理解了…真的好麻煩啊…”


"還有...你真的很煩..."

 

"Root, 你知道嗎? 我一直都不怕死…反正我也沒有甚麼牽掛,你知道的,我不懂那種東西…但是,遇見你..我頭一次有這種我想活久一點的念頭…我想為了你活久一點…不過…oh well…可惜,我要爆頭了..”

 

不知道是因為脫水產生了幻覺,還是那該死的腫瘤真的壓迫到了Shaw的視神經…..對著這個眼前的Root...Shaw頭一次變得這麼多話...

 

 

又是一盆水,中斷了Shaw跟Root的對話…

 

"沒想到, 你Captain Sameen Shaw也會落在我手上啊…你也有今天? ” Dominick 又粗又黑的手,一把扳起Shaw不屑的臉,就是要這個從被抓到開始就沒開過一次口的Shaw聽清楚他說的話

 

"哼…你是要殺了我 還是要說話說死我?” “ 呸” 

Shaw冷笑了一聲,接著一口水,就不偏不倚地吐在Dominick的臉上…

 

"你她媽的!” Dominick正一拳要落下去的時候 …

"老大!美國人那邊來電了!!!”

"快給我他媽的接過來!!”

 

"唷~那不是John Reese嗎? 你也算趕上見Shaw最後一面了啊…”

"廢話少說…快把Shaw放回來”John低沉的聲音充滿了威脅...

"你說呢? 你們爺兒倆這幾年也端掉我不少人…今天我終於可以拿一個來抵帳…你說呢?”Dominick 終於逮到這個機會...怎麼可能不算一下舊帳呢?

 

"Reese…不用跟他在那邊囉嗦…I don't care…”在螢幕角落中,一直低著頭的Shaw終於抬起頭,要Reese他們不用管她

 

在John要開口時, 從到達美軍營地後就沒開過口的Root..突然…

 

"你她媽的Sameen Shaw…你最好給我死回來,不要再那邊演甚麼我不怕死的英雄電影,你給我聽清楚了, I just couldn't bear if anyone hurt you..... I mean, besides me. 所以,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你給我死回來,讓我把你腦袋裡的破玩意兒給挖掉!!聽到了嗎?!”

 

 

呵呵…聽見這突如其來的潑辣聲音…

Shaw微微地瞇了一下眼睛…接著嘴角有點得意的揚了一下,

以為自己又是幻覺…但這麼潑辣的口氣…

確實是那瘋女人沒錯…她終究還是殺來了………